<address id="5x5p3"><nobr id="5x5p3"><progress id="5x5p3"></progress></nobr></address>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經濟Ke】大片、猛料與被圍獵的“財神”們

          jingjike

          本欄目由《中國經濟周刊》與俠客島聯合出品

          這是經濟Ke的第87篇文章

          文 |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最近最火的大片是哪部?

          《國家監察》。

          為啥?出品方厲害啊,中紀委。

          還為啥?料猛啊。開“超市”存兩億贓款的賴小民(華融資產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陳年茅臺倒進馬桶的王曉光(貴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長),主動投案、擁有1600平方米“秦家大院”的秦光榮(原云南省委書記)……

          這些人的行徑不僅突破電影情節,也突破想象。

          11

          說起來,這些年中紀委出了一系列大片。有專題拍秦嶺別墅的,有專門拍中紀委抓內鬼的,更有許多大老虎出鏡交代罪行和進行懺悔的。

          不過,今天我們不光說這些。我們要專門聚焦一個領域,也是巨蠹和巨貪頻出的領域——金融反腐

          收網

          前不久閉幕的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上,習近平講了這么一段話:

          “要堅決查處各種風險背后的腐敗問題,深化金融領域反腐敗工作,加大國有企業反腐力度,加強國家資源、國有資產管理,查處地方債務風險中隱藏的腐敗問題。”

          其實,這也是十九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強調的重點。整個2019年,金融反腐的力度不可謂不大。 

          比如,中紀委官網文章公布的數據顯示,僅2019年前10個月,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就立案審查調查金融系統違紀違法案件5500余件

          又如,在2019年接受審查調查的中管干部中,涉及金融領域的,就有國家開發銀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胡懷邦,和中信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委員、執行董事趙景文;而在在省管干部中,涉及金融領域至少24人

          還有,在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國企和金融單位干部中,僅據不完全統計,就有18人接受審查調查,從年初通報的交通銀行發展研究部總經理李楊勇,到年末通報的匯達資產托管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陶曉峰。

          某省金融系統一官員告訴經濟ke,從國有大行行長到信托公司老總,當地金融系統前些年的一些“風云人物”,都先后進去了。

          為什么金融領域貪腐案件頻發、且動輒涉案金額大得令人咋舌?

          圍獵

          金融,是一個批量生產“財神爺”的領域,無論其權力大小。從業者手中資源之多,稍微漏個縫,就夠讓外面的人吃個飽。于是,他們身邊總是圍著各色人等,鞍前馬后無微不至地小心伺候著。

          說個我們親見的例子。某企業高管去銀行貸款,通過重重關系找到了一家銀行某支行行長(行政級別絕對算不上高)。

          酒酣耳熱之際,行長一高興,說,喝一杯白酒就貸100萬。這位高管二話不說,立馬10杯酒下肚。

          聽著像段子?沒關系。其實拼酒也不算什么,畢竟網上關于工商銀行上海分行原黨委書記、行長顧國明的“黃段子”特別多,被傳與多達數十位女性有染。中紀委的通報稱,顧國明“嚴重違反生活紀律,道德敗壞,生活腐化”。

          不管是陪酒還是陪睡,這些人內心所圖的,無非是金融資源,這就是“圍獵”。

          說到底,“財神”們也是獵物。

          經濟Ke翻了翻2019年中紀委對落馬金融官員的通報發現,“甘于被圍獵”這句話屢屢在通報中出現。 

          比如前面提到的上海分行原行長顧國明,通報用語是“把國家托付管理的金融資源當做交易籌碼,與不法商人沆瀣一氣,相互利用,甘于被’圍獵’”;

          交通銀行發展研究部原總經理李楊勇,通報說“‘靠金融吃金融’,利用手中掌握的金融資源謀取私利;與不法商人’親而不清’,甘于被’圍獵’;

          證監會山東監管局原黨委書記、局長徐鐵,通報則是“私欲貪欲膨脹,甘于被’圍獵’”。

          周瑜打黃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這些金融高官,為何“甘于被圍獵”?

          內鬼

          中紀委的通報也給出了答案:“內外勾結”。這個詞,往往與“甘于被圍獵”同步出現。也就是說,腐敗分子之所以甘于被圍獵,目的在于分贓。

          《中國經濟周刊》此前曾報道,通過偽造材料、與銀行員工內外勾結,湖南的兩家汽車銷售公司,便從中國工商銀行衡陽分行成功騙貸數百次,騙貸金額達3.53億元。

          “成功騙貸數百次”是怎么做到的?據其中一家騙貸企業的原負責人供述,在騙貸的兩年多時間里,工商銀行衡陽分行中有員工發現了資料造假一事,但騙貸者都以給好處費的方式搞定了。

          若說工行衡陽分行的“內鬼”是小鬼,“大鬼”的情節則厲害多了——《國家監察》中,出鏡的賴小民說:“金融行業天天跟錢打交道,而且接觸的老板都是動不動幾個億、幾十個億、上百億的,給你點錢對他來說小菜一碟”。 

          22

          中央紀委第三次全體會議報告指出,要果斷查處賴小民等手握金融資源權力,大搞幕后交易、大肆侵吞國有金融資產的“內鬼”。

          其實,不論在哪里,玩金融的都是頂級精英。科技的發展,更讓金融玩法復雜加倍,隱匿背后的金融“大鱷”也就愈發云遮霧罩、莫測高深。

          有專業人士告訴經濟ke,如果沒有內部人士的專業配合,外面的人是玩不轉金融的,也沒法把機構的錢拿出來。

          內鬼“靠金融吃金融”,吃里扒外,造成金融資產的流失。

          內鬼怎么吃里扒外?舉個例子就明白了。一家主業長年虧損的上市公司向股東定向增發新股、籌措資金,公司大股東掏數十億元認購新股。不過,這筆錢不是股東自有資金,是從銀行貸來的,且銀行規定貸出的這筆錢只能用來參與定向增發。既然股東的錢也是從銀行貸來的,公司何不直接跟銀行貸款?

          答案只有一個:不繞這些彎子,就拿不到銀行貸款。

          但銀行就不怕借錢給主業長年虧損企業的股東,錢會有去無回嗎?銀行是怕的,但損公肥私的“內部人士”就不怕了。

          “內部人士”獲利原理也不復雜:即便是業務相對簡單的貸款,規定的最低貸款利率可低至4.35%,但實際貸款利率往往比這高得多,這就有了操作空間,且往往看起來合規合理。

          如果是億元級別的貸款,只要下調0.1%的貸款利率,那就是一大筆錢。更不用說在貸款時要求多少百分比的回扣了。

          日久天長,多大的糧倉也有被搬空的時候。但這還不是“內鬼”最可怕的地方。 

          可怕

          “內鬼”的真正可怕之處,是一旦身居要職,足可令金融系統防線失守,這一點在賴小民案中十分典型——

          2003年銀監會成立之時,賴小民就籌建北京銀監局,后出任銀監會辦公廳主任,在銀監系統樹大根深,關系盤根錯節。了解賴小民案的人士告訴經濟ke:“憑著這些關系,賴小民認為沒人敢管他。在華融內部,賴小民只手遮天,長時間不設總裁,隨意操控投資和資源配置,膽子大得驚人。”

          “當家人”甘于被圍獵,曾經的整個華融系統自然上行下效。“效法”到什么程度?看看這份法院判決書里的故事吧——酒宴談笑間,國有資產灰飛煙滅:

          故事的主人公是房地產開發商胡斌,他兩次托時任湖南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王華平出面,請時任華融湘江銀行總行董事長劉永生吃飯,目的是請求關照貸款一事。

          其中一次,華融湘江銀行時任行長張永宏與華融湘江銀行總行董事長劉永生一同赴宴。

          吃飯時,王華平向劉永生極力推薦胡斌的公司,希望劉多支持關心。劉永生當即向張永宏叮囑道:“既然是王華平主任推薦的,只要符合條件我們要多支持。”張永宏點頭稱是:“符合條件會大力支持”。

          兩頓飯,“打個招呼”,2.7億元貸款就放出去了。千里之堤毀于蟻穴。

          對這類監守自盜的官員,怎么形容他們呢?引用中紀委對廣西銀保監局黨委原副書記趙汝林的判語,似乎最為恰切:

          “身為金融監管機構黨員領導干部,嚴重背離依法監管、為民監管、廉潔監管的初衷;親清不分,甘于被’圍獵’,與被監管對象’貓鼠一家’,充當不法商人’內鬼’,從金融監管者淪為金融風險制造者。”

          由此可見,防控金融風險,本當與金融領域反腐緊密相連。 

          圈子   

          “內鬼”難防,金融“內鬼”尤甚。

          “金融圈子雖小,但同學、師生、同事、親友情誼交織,監管者與被監管對象親而不清、公私不明,利益團伙的形成輕而易舉。”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銀保監會紀檢監察組組長李欣然如是說。

          賴小民的故事恰恰驗證了這一點。賴落馬后,多方報道稱其身旁多有江西老鄉,大學同學也多。因牽涉賴小民一案被帶走的中國港橋董事會主席兼行政總裁劉廷安,就是其同學兼老鄉。這種人情網絡,為不法行為留下諸多操作空間。

          如《國家監察》專題片所言,金融行業的專業性、分業監管帶來的空檔,加上賴小民有意逃避監管,外部監管難以抵達,而華融公司的內部監督也形同虛設,實際作用有限。

          怎么抓“內鬼”?還須靠“鐘馗”。

          “鐘馗”在何處?這就不得不提2019年最引人矚目的制度安排——將中管金融企業內設紀委改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

          “中管金融企業內設紀委改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不僅僅是名稱的變化,更是沉甸甸的責任。”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交通銀行紀檢監察組組長徐敏說,此舉為要堅決斬斷“金融大鱷”和“金融內鬼”關系紐帶利益鏈條。

          派駐紀檢監察組將如何工作?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國家開發銀行紀檢監察組組長宋先平是這么說的:

          “抓緊完善派駐制度、細化方案,按中央紀委要求抓緊開始工作。要把過去的問題線索重新梳理一遍,發現風險點、找準腐敗源、鎖定高危人群,爭取最短時間內把國開行的政治生態摸清搞準,在日常監督中發現問題,扭住不放,一查到底。”

          一年來,派駐改革在整個金融系統全面深入推進——

          2019年6月,建設銀行印發派駐改革實施方案,派駐紀檢監察組發揮好“探頭”作用,這是派駐改革扎實落地的關鍵;

          同樣是在6月,工商銀行也正式印發派駐改革實施方案。截至2019年9月初,駐工行紀檢監察組陸續收到50余家一級機構黨委、紀委貫徹落實派駐改革方案具體情況的報告。

          抓“內鬼”,為的是整頓隊伍、篤定前行。去“蛀蟲”,則要強身壯體、健康發展。

          如是,金融體系方能行穩致遠。 

          編輯 | 公子無忌、云中歌

          (發布編輯:何穎曦)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